桂陽戰場很無趣,但是兩人很快發現瞭一個較為有意思的情況,那就是桂陽軍突然從側翼派出瞭一支部隊,對於桂陽軍這個決定最初徐晃和管亥都有些看不明白,不理解正面都有些抵擋不住九江軍的他們為什麼會做出分兵的決定,但隨著戰爭的發展,二人終於看出瞭桂陽主將的的目的是什麼瞭。

就這一瞬間,兩人齊齊相互對視瞭一眼,那感覺就好像看到瞭什麼神兵利器一般,畢竟在此之前桂陽軍以及九江軍的主將可是沒少被兩人小瞧,可從現在的情況看起來,桂陽軍的主將,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尤其是他此時居然派兵從側翼牽制九江軍,盡管兩軍正面已經殺得不可開交,可是桂陽軍出其不意的佈置,還真起到瞭意想不到的效果,將正在全力進攻的九江軍立刻從側翼撕開瞭一個口子,將九江軍直接分成瞭兩部。

不得不說,這一道秣陵的下達,幾乎決定瞭戰鬥的勝負,奈何在九江軍的反擊之下,桂陽軍對九江軍的包圍並沒有形成,很快被圍的那部九江軍就被救瞭出來,兩人心中嘆息,不得不說桂陽軍的戰鬥力是真的太不堪瞭,如果這個時候是他們秣陵軍的話,那九江軍必敗無疑,當把九江軍一刀分為兩段的時刻,秣陵軍就會立即合圍,不顧一切先將圍住的九江軍全部消滅,然後在轉而對付剩下的九江軍,但可惜桂陽軍的想法是好的,可卻沒有結束戰鬥的實力。

雖然戰鬥最後以九江軍被救出而結束,但這個結果還是驚出瞭孫策一身冷汗,本來是對桂陽軍占據瞭一定優勢的,現在他們徹底感受到瞭桂陽軍的威脅瞭,孫策還敢再戰鬥下去嗎,還敢不顧一切的發起進攻嗎?

桂陽軍這次出擊雖然失敗瞭,但是下一次呢,吸取瞭經驗的桂陽軍絕對不會再給九江軍任何逃走的機會,孫策深信這一點,可是隨著將領們退下依舊不依不饒,非常的不服氣來看,他們並不甘心就這樣失敗,如果對面是秣陵軍,那輸瞭他們也認瞭,畢竟實力不濟,可明明敵軍的實力如此不堪一擊,他們卻是在都無法對其進行有效的壓制,更不要說構成直接的威脅瞭。

不服氣,這個時候但凡有點血性的將領都不會服氣,有點上頭,不戰勝桂陽軍絕不罷兵,但孫策已經真的沒有這個想法瞭,他相信如果周瑜在,以二人的默契,他一定會勸自己撤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但現在他生死不知,而在他身邊的那些大將們又死的死亡的亡,剩下的這些,多半都是粗鄙莽夫,唯獨能入他眼的還是潘璋,奈何他的分量太輕瞭,甚至連他自己都有瞭沖動瞭,壓根就沒有打算要撤退的意思。

如果是其他人孫策可能還真不會太在乎,但潘璋代表著自己的弟弟,或者說代表瞭孫靜以及整個孫傢,這一仗打的不是勝負,而是顏面,如果連這一仗都拜瞭,那孫傢也就是算是連最後的顏面都丟的一幹二凈,被天下人笑話,成為一些人茶餘飯後的笑談。

孫傢從此顏面無存,而如果隻是丟他孫策自己的面子,那他到真的不會考慮太多,已經這樣瞭,他還又什麼身份在乎這些,但是此刻已經不是他自己一個人的事情瞭,而是整個孫傢的顏面。

孫策乃是豁達之人,喜歡與帳下玩笑,但同時他也識人更善於用人,雖然有些時候喜歡自行其事,不喜歡有人被人指手畫腳,去教他該怎麼做事情,但是在九江之戰失敗之後,一切都發生瞭改變,不是他改變瞭多少,而是他不改變不行,因為所有人都把失利怪罪於他獨斷專行。

所以自此以後孫策不管在遇到什麼事情都會與眾人商議,這在以往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毫無用處的做法,因為這麼做指揮讓機會從身邊溜走,但是現在他必須要這樣做,因為他首先要讓帳下看到自己的改變,雖然他很不屑,但人在屋簷下,他必須先學會忍耐甚至是隱忍。

對此孫策沒有什麼好辯解的,成王敗寇,他敗瞭,失利的原因每個人都能說出許多,所以矛頭也就都指向瞭他,雖然他不想承認,但是這個時候或許連孫策自己心中也有所懷疑,甚至也相信是他造成這一切。

不僅是身邊的人以及傢人連他自己其實都想要有所改變,可有些事情又哪裡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更何況他們敗給秣陵軍難道真的隻是孫策自己的原因,絕對不是所以他的轉變不僅沒有朝正確的路上行走,反而走進瞭死胡同,這樣走下去,不僅不會讓孫策走出一條光明之路來,反而會讓他在錯誤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最終沒有回頭路。

很多時候聽人勸,廣納意見沒有錯,但是一定要分清甚至要明白這個時間點一定是在戰前準備一場大戰之前,就好像劉瀾當他決定對某人比如孫策作戰時,他會先由軍師府制定作戰部署,如果是非常隱秘的戰鬥,那麼知曉消息的人數就隻限於幾個人,而通常出現這樣的情況時,隻有四個人知曉內情,張昭、關羽、徐庶以及陳宮,再加上劉瀾,他們五人就會把作戰部署制定完畢。

張昭負責後勤,糧草以及民夫的招募,關羽負責整軍,而徐庶和陳宮則制定作戰計劃,最後交由劉瀾審核,這個審核就是由他來把關,如果可行,那麼就關羽再出兵,而到瞭戰場之上,一切那就都是關羽自己負責瞭,劉瀾不會幹預,是勝是敗,他都不會去幹預,就算幹預,可能關羽也不會聽,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而孫策現在的情況,其實是與關羽的情況有點類似,如果他在制定作戰計劃的時候,多聽聽身邊人的意見那肯定是沒有錯的,可如果到瞭戰場,凡是都要商量甚至是等這些人去發表自己的意見,那時你會發現會有無數種意見去左右你的判斷,反而會讓你猶豫不決,如果是戰前這樣的情況逐一排除選擇合適的計劃是可行的,因為有時間,但在戰爭進行時,任何拖延時間的行為都會影響最後戰鬥的結果。

令出於一人,在戰場之上,或者說戰鬥進行之中,一切都必須也隻能由主將去決定,哪怕他做出瞭一個看上去是錯誤的命令,可是這個時候如果身邊的人不斷的去對他進行建議,要讓他去更改在某個人眼裡的錯誤時,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必敗無疑的。

孫策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他以前在戰役之前沒有與自己的舒服甚至是朱治等人去進行任何的商議,而現在在戰鬥進行時,他卻又要去聽取他們的意見,那發生的情況自然就會是無數種,有勸著要立即退兵的,而同樣也有要立即發起進攻的,甚至連先讓部隊進行休整的建議都有,五花八門,孫策聽誰的?

看看他們的身份,都有一定的分量,如果繼續爭論下去,那不用問,這一仗必敗無疑,好在孫策在關鍵時刻做出瞭自己的決定,沒有讓這樣的情況蔓延下去,當機立斷,不得不說孫策終歸是這個時代最優秀的將領之一,而一名優秀將領的特質,毫無疑問肯定就是當機立斷的能力。

越是在關鍵時刻,越是優柔寡斷越是婆婆媽媽,就越會走入絕境,這樣的將領劉瀾可見過太多瞭,最典型的就是可能就是袁氏兄弟瞭,袁紹是屬於優柔寡斷,而袁術則完全就是瞎指揮,三次徐州之戰,有幾次是因為他瞎指揮導致最後的失敗,若不是他,劉瀾還真不敢保證能在三次徐州之戰中都取得瞭勝利,最後還奪取瞭壽春。

袁術是自己找死,雖然不清楚是什麼樣的環境和經歷讓他變成瞭這樣,反正給劉瀾的感覺就是他好像是沒有長大的孩子,看樣子確實已經是四十不惑的人瞭,可這並沒有讓他變成理智成熟之人,相反,也許是內心陰暗一面,讓他對任何人不管是周圍的親人還是陌生人,刻薄無情。

這或許是袁傢的傳統,要不然無法解釋袁氏兄弟性格之中的相同之處,真要比起冷酷殘忍,袁紹還是差瞭袁術十萬八千裡,袁紹雖然有他性格的弱點,但他對百姓卻可以稱得上愛民如子,而袁術那是真不把百姓當人看,其殘忍暴虐的手段幾乎都用在瞭百姓的身上,好似隻有用這樣的方式,方才能夠讓他愉悅,可這樣取樂的方式非但沒有讓他找道樂趣,反而讓他變得陰毒和冷血。

當然孫策顯然與袁氏兄弟不同,但是他所遇到的經歷,卻讓他走向瞭一個錯誤的方向,如今的孫策沉默少語,尤其是在周瑜失蹤之後更是很少說話,沒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哪怕這個時候周邊的人不斷建議要繼續進攻桂陽,但他依舊沒有開口,到底是答應還是拒絕,是同樣還是反對,沒人清楚,因為以前的孫策,他們還能猜透他的心思,而現在他想些什麼,無人知曉。

孫策就這樣一直沉默著,最後還是孫靜開口瞭:“繼續進攻!”他話又剛落,周圍的所有將領好似便心靈神會瞭一樣,立即率軍出擊,那樣子就好像這道命令不僅不是孫靜所下,反而是孫策親自下達一樣。

這些人當然清楚孫靜的深意,他就是怕孫策反對,所以才用這樣的方式來使得孫策沒有反悔的餘地,而孫策也好似默認瞭一般,沒有勸阻,也沒有反對,就這樣默默的看著他們,好像比任何人都更期待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切,隻不過他是想欣賞勝利還是失敗,那就隻有他自己的心裡明白瞭。

對於自己的叔父孫靜,孫策說不上喜歡,但也談不上討厭,畢竟父親死後和他成年及冠之前,他才是孫傢真正的依靠,頂梁柱,他們兄弟能夠茁壯成長,離不開叔父的羽翼庇護,但或許從小說教的原因,孫策成年之後就很少按照叔父的意思去做瞭。

在他看來,雛鳥要飛向藍天,肯定不能一直都在叔父的庇護下,相反要靠自己去沖向藍天,但孫靜也有自己的想法,畢竟是他看著孫策長大的,他的意見你不能全部統一,但最少要尊重。

但孫策沒有,但凡是他要做的事情或者是建議他做的事情,孫策一定反對,這就讓他非常生氣甚至是生氣瞭,翅膀硬瞭,連親叔叔的話都不聽瞭,如果打小孫策就叛逆忤逆他,或許孫靜也不會有這樣的想法,可自打他獨自領兵之後,他們的關系好像就疏遠瞭。

廬江之戰,圍城數年,本來都是江東氏族,做事沒必要那麼絕,可年輕氣盛的孫策卻不管不顧這些,陸傢百十口人全部死於此戰,陸康更是因此站而一病不起,最終病死榻前,孫傢與陸傢結瞭死仇,這樣的事情,就說他孫策幹出來的,但關鍵是最後他賣命攻打的廬江,袁術最後卻出爾反爾任命瞭劉勛為郡守。

也就是說孫策因為這一仗,不僅得罪瞭陸傢,還沒有獲得過任何好處,可是如果他聽自己的,那麼就不會有這些事情,畢竟孫靜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還多,一切早就想好瞭,如果他能按照他的辦法做,那最後不僅不費一兵一卒白得一座廬江,還能繼續與陸傢保持緊密的關系,關鍵是孫策的廬江太守之位,也能夠順利得到。

因為遲遲打不下廬江,所以才是讓袁術履諾的大好機會,你直接拿下,袁術履諾還成,反悔那不是雞飛蛋打?但這些話孫策不聽,他幹生氣也沒用,去找嫂子吳氏也沒有辦法,一句孩子大瞭,我也無能為力,事情也就這樣過去瞭。

而現在嫂子吳氏著急瞭,可已經沒用瞭,無力回天,隻能走一步看一步瞭。

大漢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