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聽著夏夢菲近乎表白的話語,寧濤心中一熱,一臉熱情的看著對方,喉嚨發澀,硬生生說不出話來,至於前面的攝像頭,早就被他忽略瞭,他正找不到借口,對方這般說,倒正合他意。

一時間寧濤心中感慨萬千,遙想當初,他隻是一個被女朋友拋棄的窮小子,自從在火車上認識這個仙女一般的夏姐,他的好運才一個接著一個到來瞭,人生中最難忘的莫過於第一次,對於他來說,夏姐就是他的天使。

“濤弟,你怎麼瞭?”

看到寧濤的神色,夏夢菲心中一緊,以為是自己的話讓對方男人的尊嚴受到瞭打擊,登時就趕忙說瞭句:“這次我原諒你瞭,隻要你以後別這樣就好瞭!”

“夏姐,我喜歡你!”

此時此刻,寧濤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看過的喜劇之王裡的一幕,心中一熱,心中的話語就再也仰止不住,開口說道。

聽到寧濤的話語,夏夢菲心中一陣的甜蜜,不過眼珠一轉,就登時冷哼故意道:“濤弟,我看你這話說的很順溜,騙瞭多少女孩子!”

與人交往,寧濤相比夏夢菲差的遠,一些東西來的太快,男人反而不知道珍惜,夏夢菲深知這一點,雖然她已經決心與對方在一起,但也不會這般快就答應,一來想要看看寧濤會不會變心,二來她現在實力太弱,若是公開與寧濤的關系,隻怕立刻就會起連鎖反應,不說別的,她的傢族就第一個不答應,反而給對方找麻煩。

“夏姐,你冤枉我瞭,天地良心,這話我第一次說!”

寧濤拍瞭拍額頭,就無奈的道。

這倒是真的,他與吳安月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說喜歡,而是進一步說瞭愛之類的,現在看來,倒是有點少年不知愛滋味,往事隨風,埋沒在瞭歲月裡,不在輕易說愛。

“切,懶得信你!”

夏夢菲白瞭寧濤一眼,又開口說瞭句:“什麼時候我們的店鋪能做到華夏第一,我就嫁給你,怎麼樣?”

“這算是承諾嗎?”

寧濤眼皮一抬,突然來瞭點興趣,眼睛裡湧出一絲絲奇異之色。

說實話,他曾經也不止一次想過與夏夢菲好,甚至上次都想推倒對方,但兩人現在畢竟是合作期間,若是一旦有瞭那種關系,短時間未必是好事,他知道對方傢族的情況,打算等道自己勢力變大時,再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到時候誰都不能阻止。

說起來也是寧濤缺乏安全感,經歷瞭吳安月的事情,讓他心中暗下決定,如果不能給對方未來,也就與對方維持現狀比較好。

至於對方所說的,他十分有信心,而且註定不會太遙遠。

“是承諾!”

夏夢菲也堅定的點頭,不顧臉上的緋紅,她要見證眼前這個男人的輝煌。

很快,就在兩人說話間,飯菜就上來瞭!三個涼菜,一個酸菜魚,雖然簡單,聞著味道卻不錯。

“我最喜歡吃大排檔的酸菜魚,濤弟你也嘗嘗。”

逛街逛瞭兩三個小時,夏夢菲早就餓瞭,與寧濤打瞭個招呼,就提起瞭筷子,隻是當看到那酸菜魚時,突然眉頭蹙起,筷子停在瞭半空。

寧濤夾瞭口放在嘴裡,確實味道不錯,餘光中看到對方愣在那裡,詫異道:“怎麼不吃?”

“慘瞭,我忘瞭讓廚房不放香菜瞭,我不吃那東西,都怪你!”別瞭別嘴,夏夢菲狠狠的瞪瞭寧濤一眼,暗自責怪道。

“!”寧濤無語,你不吃香菜怎麼能怪我,不過女人的心思搞不懂,聽著就是瞭,當下將口中的酸菜魚咽下,就趕忙道:“你不吃香菜不吃就行瞭,吃魚!”

“不行,我看著香菜吃不下!”

夏夢菲搖頭,夾瞭筷涼菜,放在嘴裡狠狠的咬著,等到咽下後,才氣呼呼的道:“你是不是故意的,真摳門!”

這都哪跟哪啊,寧濤覺得很冤枉,心中暗道:我怎麼知道你不吃香菜。嘴巴上自然不會明說,直接道:“撥開不就行啦!”

對於對方這奇葩的癖好,他還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要不再要一份?”

一份酸菜魚,幾十塊錢,他還不至於這麼摳門,想瞭下,就再度開口道。

u最新\☆章4節^‘上z*●

“算瞭,我不吃瞭,你自己吃吧!”

寧濤的示弱,並非讓夏夢菲好轉,就當就沒好氣的道,隻是話語怎麼聽怎麼像撒嬌,讓第一次見到對方還有這幅兒女之態的寧濤,心中大為驚訝,好像兩人將話語說開後,對方活潑瞭許多。

“好吧,好吧,我今天就勉為其難!”

對方都說瞭喜歡吃酸菜魚,他又豈能不滿足對方的食欲,當下拿起自己的碟子,開始用筷子將酸菜魚裡的香菜夾到上面。

“你這是幹嘛?”

看到對方的動作,夏夢菲眉頭一挑,開口問瞭句。

“能幹什麼,我們兩個換換,我最喜歡吃香菜!”

寧濤呵呵一笑:“我吃香菜,你吃魚,保證不讓你看到,這樣總可以瞭吧!”

寧濤的話語說的很隨意,卻讓夏夢菲神色一動,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暖流,眼睛突然有些發澀。

嬌生慣養長瞭,夏夢菲還從來沒遇到願意為自己夾菜的人,更不要說是男人,平常不喜歡吃的東西根本就不會吃,眼前這個男人不經意的動作,已經觸動瞭她的內心。

“好瞭,現在可以吃瞭,已經沒香菜瞭!”

寧濤哪裡知道夏夢菲的心思,飛快的將香菜夾出,之後還吃瞭一口,就看著夏夢菲道。

“好!”

夏夢菲沒有說謝謝,攥緊瞭筷子,抿瞭抿紅唇,深深的看瞭寧濤一眼,就夾瞭塊酸菜魚,吃下後,就點頭笑道:“很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

見到對方終於肯吃瞭,寧濤心中也松瞭一口氣,今天陪對方出來這一趟,算是有始有終瞭。

等到吃的差不多瞭,寧濤正想去付賬,兜中的手機突然響瞭起來。

“就知道你故意的,算瞭,這頓飯我請你瞭,回頭你再請我一頓!”

夏夢菲白瞭寧濤一眼,拿起一張餐巾紙擦瞭下紅唇,就提著挎包去付賬瞭。

寧濤見狀也隻能苦笑一聲,不想與對方爭辯,看到手機上是佟雅倩打過來,就接通瞭。

“寧濤,你在傢嗎?”

電話接通,裡面就響起佟雅倩的聲音。

“我在外面,等下回去,怎麼瞭,雅倩?”

對方很少這個點給他打電話,他聽著對方的話語好像還帶著點顫音,讓他心頭緊瞭緊。

“寧濤…你…你今晚能來陪陪我嗎?我害怕!”

那邊仿佛下瞭很大的勇氣一般,半天才斷斷續續的說出瞭一席話,不知道是緊張,還是真害怕。

“阿姨沒在?”

寧濤有些納悶,當下就開口問瞭句。

“今天店裡忙,媽媽住在店裡瞭,就我一個人在傢,寧濤,你能來嗎?”

佟雅倩話語帶著哀求,將最後幾個字咬的很重。

……

寧濤聞言,心中一陣悸動,半天後,才說瞭一句話:“好,你等我,半個小時到!”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極品透視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