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嗎?”

“如果你不方便的話就算瞭。”

“沒有,方便,我太方便瞭,隻要思佳你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在所不惜。”

“那好,我把地址發給你,你現在就出門吧。”

“好嘞,好嘞,我這就準備出發。”

葉闖掛瞭電話之後,有種難以名狀的復雜心理,汪思佳能在這個時候找他,證明他在她心裡還是有一定分量的。

但是結婚的對象卻另有其人,並不是他。

不過對這些,葉闖已經想通瞭,隻要汪思佳開心,跟誰在一起他都會祝福她的。

……

自從吳磊進過汪建業的書房之後,便替自己想好瞭後路。

隻有抓到汪建業和金達的把柄,自己才能得到主動權,而不被這兩個老狐貍威脅和擺佈。

汪建業一定死都不會想到是自己親手把女兒推向瞭火坑,也是自掘墳墓。

吳磊要繼續利用汪思佳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所以他迫切的希望婚禮能夠早一天到來,居然主動張羅起來。

他準備親自去婚紗店幫汪思佳取回定制好的婚紗,一早便出瞭門。

幽然正好也在店裡,兩人雖然不是很熟,但也算打過幾次交道,吳磊紳士的沖她打瞭個招呼。

“幽然小姐,你好,請問汪小姐的婚紗是否已經完成瞭?”

幽然正在忙活整理一批新到的婚紗,聽到有人說話,趕緊從一堆婚紗裡露出個腦袋來,顯然心情非常好。

“是吳先生啊,汪大小姐的婚紗已經ok瞭,您先到那邊稍微坐一會兒,我幫你拿婚紗。”

“有勞。”

吳磊沖她點瞭點頭,轉身走到休息區坐下,細細的打量起店內一個角落裡的婚紗,略顯眼熟,他看得出瞭神。

這是幽然已經抱著婚紗緩緩向他走來。

“那件婚紗還有印象嗎?是小熙的婚紗。”

吳磊微微一怔,這麼一說他完全記起來,沒錯,是葉子曾經的婚紗。

“這……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小熙不想再記起那段……所以,我們店裡就負責回收瞭。”

“我可以買下它嗎?”

“吳先生,您要買這件舊婚紗?何必呢,小熙人都要離開瞭。”

幽然故意說出這句話,她想看看吳磊到底知不知道葉子熙要出國的事。

“離開?什麼意思?”

幽然故作驚訝的用手輕遮瞭一下嘴,假裝自己是不小心說漏瞭嘴的樣子。

“啊,原來你不知道啊,當我沒說好瞭,喏,這是汪小姐的婚紗,請收好。”

吳磊並沒有接過婚紗,他直接站瞭起來,走到幽然面前,死死的盯著她。

“你剛才說什麼?重復一遍!”

“哎呀,你激動什麼呀,全世界都知道啦,小熙要去美國瞭。”

“去美國?為什麼,跟金陽一起去嗎?去多久?”

“吳先生,你還這麼關心小熙呢?你不是都要結婚瞭嗎?”

“回答我!”

吳磊根本沒理會幽然那些酸溜溜的話,他兩隻手抓住瞭她的肩膀。

“你弄疼我瞭!那麼關心她,為什麼不自己去問!”

“她……”

“她人馬上就要走瞭,錯過瞭也許這輩子也就這麼錯過瞭。”

幽然繼續旁敲側擊,故意刺激吳磊,希望他能主動去找葉子熙。

吳磊有點恍惚,慢慢放下瞭緊抓著她的手,他的葉子居然要去美國瞭。

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如果她不在瞭,自己做的這些事又是為瞭什麼?

幽然冷哼瞭一聲,拿起桌子上的一隻筆寫起來。

“喏,這是小熙的新住址,我也隻能幫你到這兒咯。”

吳磊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她,猶豫著要不要接過去。

“你為什麼要幫我?”

“幫你?呵呵,與其說是幫你,倒不如說是在幫我自己。”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是個聰明人,不會不明白我的意思吧,還要我把話挑明嗎?”

“呵,沒想到幽然小姐比我印象中還要高深莫測!”

“吳先生過獎瞭,我隻不過是在為自己爭取應有的幸福,難道你不覺得他們兩個在一起根本就不合適,也不會幸福嗎?”

幽然目不轉睛的盯著吳磊,讓人無法不承認她的想法。

“你想我怎麼做?”

“做你自己想做的就好,我隻是想讓某人看到些什麼,至於這其中的真真假假,他不需要知道。”

“我做瞭,對我又有什麼好處呢?”

“你對汪大小姐的有幾分感情,應該不用我多說吧,你心裡那個葉子從來就沒有離開過,你可以跟她一起去美國啊,這難道不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嗎?”

吳磊居然情不自禁的笑瞭起來,更多的像是嘲笑。

“我怎麼聽起來,你的這個計劃最終受益者都是你自己,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

“能不能跟你自己有關系,那就要看你的造化瞭。”

吳磊接過那張寫著葉子熙新地址的紙條,仔細看瞭一眼。

“這不是之前葉子住過的歐尚公寓?他們又在一起瞭?”

“你別緊張,這是美國總部安排給葉子熙母親的住址,為瞭讓她安心去美國,所以你可以放心。”

“難道這些都是你精心佈置的?”

“哈哈,可以這麼說吧,不過也不完全是,隻能說這一次上天都在幫我。”

“好,我可以答應配合你,不過你也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好啊,條件交換很公平,我喜歡這種方式。”

“你要看好瞭金陽,別讓他又亂來!”

“這個你大可以放心,他現在對葉子熙應該已經隻剩下失望瞭吧,不過,你的婚禮?”

“我的事我自有辦法,那我就先走瞭,隨時保持聯系吧。”

吳磊拿瞭婚紗匆匆離開瞭幽然的婚紗店,他先打瞭一通電話給汪思佳,但是卻從電話裡聽到瞭一個熟悉的男聲。

那人就是葉闖,吳磊心裡有些不高興,但卻沒有表現出來,他確定瞭汪思佳的行蹤之後,便直接把車開到瞭葉子熙的新住址。

吳磊並沒有把車停在公寓樓下,而是停在瞭馬路對面,他的謹慎已經是一種習慣。

他拿出手機,撥通瞭葉子熙的電話,瞬間又掛掉瞭,改成瞭發微信。

吳磊:葉子,聽說你要去美國瞭?

葉子熙在自己的房間裡正輾轉反側的想著金陽那個混蛋,滿腦子都是他那張臭臉,突然收到一條微信,以為也是他,不料是吳磊。

葉子熙:是哦,沒想到消息這麼快就穿開瞭……

吳磊:打算什麼時候出發?

葉子熙看著那行字,本來打算回的是參加完他的婚禮,但又立刻刪掉瞭。

葉子熙:還沒有最終確定日期,應該快瞭吧。

吳磊:走之前可以見一面嗎?

葉子熙沒想到他會發來這句話,他不是馬上要結婚瞭嗎?還有時間關心她這個前未婚妻的現狀嗎?

不過見一面也無所謂,反正她人都要離開瞭,也許以後都未必再能見到。

葉子熙:當然可以,就怕你太忙,那你定時間吧。

吳磊:我就在你樓下,現在……

葉子熙一下從床上坐瞭起來,他在樓下?怎麼可能?今天剛搬過來,吳磊就知道瞭她住哪兒,這消息也太靈通瞭吧。

他在樓下豈不是很容易碰到金陽?因為葉子熙出門的時候已經好死不死的碰到瞭。

如果兩個人又這麼巧碰到,一定會大打出手,吳磊未必,但那個沖動的金少一定會!

葉子熙趕緊回瞭一條消息,急匆匆的出門瞭,昭陽還沒來得及問,人已經消失在眼前。

……

金陽自從在電梯碰到葉子熙之後,就直接回去瞭,並沒有下樓,其實他隻是故意在那個時間坐電梯出來。

因為他算準瞭葉子熙搬傢時間和差不多該去采購瞭,他隻是想碰碰運氣,沒想到真的那麼有緣分,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他便放心的回去瞭,並沒有出門。

他此刻正在保安房間裡看攝像頭記錄下的視頻,都是之前葉子熙在這裡住的時候錄下的。

這段時間,他都是靠這些東西度過的,有時候看到好笑的地方,他會來來回回重復看好幾次,也會跟著情不自禁的笑一笑。

他恨沒有把這棟公寓的每個角落都安裝攝像頭,就可以多錄一些,這樣等她去瞭美國之後,他也不怕寂寞無助瞭。

保安已經被他都趕走瞭,他自稱要在保安室替這些小夥子值班。

這時,他從電梯監控畫面裡看到瞭葉子熙一個人走進瞭電梯,這才幾點,她又要出門采購嗎?

葉子熙時不時的看看手機,好像很著急的樣子,這傢夥到底在搞什麼。

有什麼可著急的,不知道自己是一個孕婦嗎?

金陽趕緊拿起對講機,沖著裡面急促的說瞭幾句話。

“門口的保安,待會看到葉小姐,問她是不是需要幫忙。”

“收到,金少。”

電梯門開瞭,保安趕緊上前熱情的招呼。

“葉小姐,您這是要幹嘛?需要幫忙嗎?”

“啊?不,不需要,謝謝。”

保安的行為著實嚇瞭葉子熙一跳,短短幾個月不見,整體素質也提升太快瞭,怎麼會這麼熱情。

“報告金少,葉小姐說不需要幫助。”

“呆子,去悄悄跟著她,看她去哪,幹什麼。”

“是的,收到。”

保安悄悄跟著葉子熙尾隨她來到馬路對面,遠遠的就看到有輛車打著雙閃,而葉子熙貌似也是沖著那輛車疾步走去。

保安趕緊匯報瞭情況,等待下一步指示。

蔓蔓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