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記住【墨壇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青鳶,青鳶,你沒事吧?”

蔣白鹿一沖進來,便連忙說道。

“腳扭傷瞭,其他沒什麼事情。”蔣青鳶淡淡說道。

“我們聽說前幾天蘇銳也出現在這裡,許多人都想著借此機會暗算他,你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蔣紫龍也關切的問道。

“沒什麼危險,要不是腳傷瞭,我也不把你們叫來瞭。”蔣青鳶說道:“要不你們休息一下,吃個飯,咱們再去拉薩。”

“還吃什麼飯啊,直接回去吧。”蔣紫龍說道:“大哥離開的早,毅剛才剛剛下葬沒多久,整個蔣傢大院正處於重建之中,花錢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還等著你回去主持大局呢。”

說到“主持大局”四個字,蔣紫龍似乎加重瞭一些語氣。

而聽到自己的哥哥這樣說,蔣青鳶的眉頭輕輕的皺瞭皺。

怎麼,一到瞭需要用錢的地方,就想到我瞭麼?

“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嗎?”蔣青鳶沉思瞭一下,問道。

“確實有不少,因為被炸毀瞭幾間房子,直升機的機槍幾乎把所有的房間和路面都打爛瞭,根本不能住人,這次的工程量幾乎相當於把整個蔣傢大院重建一遍,重建和翻修,根本就是兩碼事。”

“而且,蔣傢這次盡失顏面,導致瞭許多無形的損失,以後還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和精力,才能挽回這些。”蔣白鹿搖瞭搖頭,滿臉的惆悵。

看來,這哥倆都沒怎麼為死去的蔣毅剛操心,反正人都死瞭,還把蔣傢給帶到瞭這種境地,蔣白鹿和蔣紫龍的心裡怎麼可能對這個陰險的大侄子有好感?

蔣青鳶抬起頭:“隱形的損失以後再說,我認為現在並不需要把整個蔣傢大院全部重建。”

“為什麼?大院都爛成那個樣子瞭,不重建怎麼行?如果沒有蘇銳那個暴徒,我們根本不會落到如此的境地!”蔣紫龍提到這個名字,眼中還流露出淡淡的恨意。

如果不是蘇銳出手,他的兒子怎麼可能被發配到那麼遠,從此遠離傢族權力中心?

聽到蔣紫龍咒罵蘇銳,蔣青鳶的眉頭再度皺瞭一皺。

“青鳶,你快點拿個主意吧,說實話,我和三哥雖然負責傢族的部分生意,但是主要的財政權力還是掌握在你的手裡,有很多事情必須得你拍板才行。”

“說的對。”蔣白鹿點點頭。

蔣青鳶的心中閃過瞭些許黯然,這兩年來,兩個哥哥已經越來越過分,甚至已是越發的變本加厲瞭。

他們來到墨脫,隻是客套性的問瞭一句自己有沒有事,在得到瞭否定的回答之後,便立kè轉移瞭話題,開始商討起用錢方面的事情。

她的腳現在還腫的走不瞭路呢。

蔣青鳶看著兩位哥哥,心中在輕輕嘆息:“唉,不是我不放權,哥哥們,就你們這樣子,我如果把傢族財政權力分出去的話,就是對我們蔣傢的不負責任。”

不過,心中雖然這樣想,但是蔣青鳶卻問道:“重建大概需要多少錢?”

“保守估計,需要三個億以上。”蔣紫龍沉吟道。

“三個億?”

聽到這個天文數字,蔣青鳶忍不住狠狠的皺瞭皺眉頭!

“四哥,你開什麼玩笑,重建怎麼可能需要三個億?”蔣青鳶的話語中帶著非常不滿的口氣,如今的蔣傢正處於最危急的時候,到處都需要用錢,雖然不是拿不出三個億,可是,一下子花掉那麼多流動資金,會讓傢族的財政嚴重不平衡,甚至有可能會遇到捉襟見肘的情況!

“妹妹,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你要知道,這可是整整一個傢族需要重建,這不僅關乎我們蔣傢的面子問題,更關乎生存問題!”蔣紫龍的臉色有點不太好看。

“蔣傢大院,怎麼至於需要全部重建呢?”蔣青鳶反問道:“除瞭被蘇銳炸毀的四個房間和一個大門需要徹底重建以外,其餘的房子隻是遭受機槍子彈的傷害而已,且不說大部分的子彈沒有打穿墻面,就算打穿瞭,簡單的修繕一下也就行瞭,完全沒有必要徹底的推倒重來。”

蔣青鳶簡直無語瞭,為什麼兩個哥哥的關註點會在重新翻建房子上面!他們怎麼就找不到重點呢!

“青鳶,你說的輕巧,你知不知道,那些路面墻面上的瓷磚幾乎全部都被打碎,所有房間的玻璃也全都碎掉瞭,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你不給那些傢族成員推倒重建,他們會願意繼續住嗎?除開主體建設的錢,光後期的裝修就是天價!”蔣紫龍的眼光閃瞭閃,而蔣白鹿則是站在一旁,一聲不吭。

“他們不願意住,那就搬出去。”蔣青鳶冷聲說道,她已經是十分不快瞭,難道這些所謂的傢人都分不清事情的輕重緩急嗎?

“搬出去?青鳶,你這話說的簡直可笑,那樣會讓整個首都都在看我們蔣傢的笑話!”蔣紫龍道:“我們這一輩姑且不談瞭,就那幾位叔叔伯伯,年紀大瞭脾氣也大瞭,如果你簡單的給他們修繕一下就不管,他們會怎麼看你?說不定會給你安上一個不孝敬老人的大帽子!”

“明明簡單的修繕一下就可以住瞭,為什麼非得花上十倍的成本來全部推倒重新建設?還要裝修的那麼豪華?就是為瞭所謂的面子,是不是?四哥,你腦子裡是怎麼想的?難道還擔心那些叔叔伯伯們對你吼嗎?”蔣青鳶轉過頭去,冷冷說道:“如果他們不滿意的話,就讓他們來找我好瞭。”

“青鳶!怎麼跟你四哥說話呢?”蔣白鹿陰沉著臉,“他這是為你好,你知不知道?”

“怎麼就為我好瞭?現在傢族財力正處於緊張的時候,三個億不是拿不出來,但是會非常勉強。如果四哥他真的是在為我考慮,那就該想著怎麼省下這筆錢!”蔣青鳶說著,語氣似乎有點激動。

三個億是多大的一筆數字,他們以為自己修的是頤和園嗎?

“我怎麼就不是為你好瞭?”蔣紫龍也是生氣瞭:“你的房子被炸瞭,到時候重建之後跟新的一樣,傢裡的其他長輩卻都住修繕過的破房子,說不定還會漏雨漏風!你讓他們怎麼想?難道不會對你有意見嗎?”

“四哥,你會不會想太多瞭?你的想法簡直可笑。”

“我可笑?我還不是為你著想……”

蔣青鳶沒有再給蔣紫龍插話的機會,直接打斷:“是在為你自己著想吧?我主管傢族的主要資金使用情況,你在主管那兩間公司的同時,還分管傢族內部的內務和後勤,也就是說,重新翻修房屋這件事,本就該由你負責,你是擔心如果我不放款的話,那些叔叔伯伯們會對你心生不滿吧!失去瞭老一輩的支持,到那個時候,你想要接替父親成為蔣傢傢主可就更沒有希望瞭!”

蔣青鳶一針見血,話語之間不給人留下絲毫回轉的餘地:“四哥,我說的對不對?”

“胡鬧!”蔣紫龍重重的一拍墻面,滿臉怒容!

蔣白鹿深深的看瞭看弟弟一眼,然後轉而望向蔣青鳶:“青鳶,你這麼說就有點太過火瞭。事實上有很多時候我們都不會為自己考慮的,你四哥這樣說,就一定有他的道理。”

蔣紫龍雙手叉腰,幹cuì轉過身去,深深呼吸著,顯得義憤難平。

“如果我堅持不放款的話,那會有什麼後果嗎?”蔣青鳶雖然坐在床上,但是她的氣勢卻要隱隱的比兩位哥哥高上一頭。

事實上,當她第一看看到兩位哥哥從首都大老遠的跑到這裡來接自己,心裡還是有著些許暖意的,結果二人的主要關註點根本不是她腳上的傷勢,而是傢族的財政和資金!

這讓她感覺到非常的心寒。

如今蔣傢已經是江河日下,一盤散沙,為什麼就不能在這種時刻團結起來,還偏偏要內鬥下去?

蔣傢的顏面都丟成那個樣子瞭,此時還在進行這種無意義的攀比,他們究竟想要做什麼!

到那個時候,會不會因為自己房子的裝修沒有別人房子裝修的好而找事鬧事?

在這群人身上,一切皆有可能!

“當然會有後果。”蔣紫龍說道:“我和三哥已經達成瞭一致,在這件事情上,必須一視同仁,全部重建,這樣才能最大限度的壓下傢族內部的矛盾。”

蔣青鳶感覺到渾身一陣無力。

她揉瞭揉太陽穴:“為什麼這種時候你們不去想著怎麼樣去挽回蔣傢的名聲,怎麼樣去恢復那些斷掉的關系,而是在為房子這種小事糾結來糾結去?”

簡直可笑之極!

“攘外必先安內!”

蔣紫龍道:“青鳶,你不會連這個道理都不明白吧?你不讓這些傢族成員心裡舒坦,萬一後院起火瞭怎麼辦?”

“他們就隻想著自己!根本就沒有為別人考慮過!根本就沒有為這個傢族考慮過!”蔣青鳶覺得前所未有的疲憊,看著這兩個哥哥的嘴臉,此時的她空前懷念那個叫蘇銳的男人。

和他在一起的這幾天,可是人生中最輕松最沒有負擔的一段時光。

和蘇銳相比,這些所謂的親人,卻更像是敵人。

他們空有血緣關系,卻在這種關鍵時刻連一點所謂的親情都不會施舍!

“青鳶,說白瞭,你還是不想放款,你是不是擔心我們會分走你的傢族財政大權?”蔣紫龍冷笑著說道!

超級護花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