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那你留下吧

蘇墨晚今天有些熱情。

她雙手繞過他後背,攀著他肩頭,嘴裡斷斷續續喊著他的名字。

慕容景低低應著,他親吻她臉頰,卻吻到瞭咸澀。

他抬手去摸她臉,發現她臉上爬滿瞭淚水。

心中莫名慌瞭起來。

他似是要起身,蘇墨晚將人抱得死緊,帶著鼻音道:“別動。”

慕容景沉默一瞬,低聲道:“你今日不太對勁,是不是百裡雲瀾和你說瞭什麼?”

慕容景懷疑的是,百裡雲瀾可能言語告白瞭之類的,讓蘇墨晚原本就不穩的情緒受到瞭刺激。

蘇墨晚卻被他的敏銳嚇瞭一跳,待鎮定下來,嗔道:“這種時候提別的男人做什麼!”

雖然隻是略微頓瞭一頓,但慕容景還是感覺到瞭她的心虛。

他更篤定百裡雲瀾一定說瞭什麼,或許是讓蘇墨晚為難的話。

半個時辰之後。

蘇墨晚渾身是細細的薄汗,她微微顫著身子縮在慕容景懷裡。

好一會兒,他微微起身,一股涼意鉆入被底,蘇墨晚縮瞭縮。

慕容景躺到一旁去,用被子把她捂好,隔著被子將人緊緊擁在懷裡。

“等會兒本王再帶你去沐浴。”

蘇墨晚累極,她小聲地應瞭一句,聲音似乎沒出口,又似乎出口瞭。

過瞭大約一刻鐘,便傳出瞭勻長的呼吸聲。

屋子裡燒著地龍,空氣微暖,並不怕著涼。饒是如此,慕容景還是拿瞭薄被裹著,才將她抱起。

池子裡的水顯然是剛剛換過,霧氣蒸騰。

入水的時候,蘇墨晚有感覺,但還是沒有睜開眼,她迷迷糊糊的縮在慕容景懷裡。

她身上並沒有什麼痕跡,隻腰間有些發紅,被溫水一泡,便看不大出來瞭。

慕容景反觀自己,也不知該笑還是該嘆。

他左邊肩頭是深深的齒痕,右邊胳膊不知是抓痕還是掐痕,也異常顯眼。

頸上有隱隱的痛感傳來,慕容景沒法騰出手去摸,但他知道,一定好不瞭。

他低眸,便瞧見蘇墨晚安靜的睡顏。

或許是剛剛纏綿過,又或許是水中熱氣熏騰所致,她眉眼帶上瞭幾分妖異。

慕容景艱難的移開目光,趁著反應大起之前將人迅速清洗,抱瞭出去。

————

沁柔伺候著七公主洗漱,洗漱好,七公主反而更精神瞭。

她想和蘇墨晚說說話,起身就朝她三皇兄臥房那邊去。

結果剛剛走到內花廳,便看見瞭站在內花廳裡的沁如三人。

“奴婢見過七公主!”沁如,沁蘭,沁眉三人齊齊見禮。

七公主疑惑的問三人:“你們不在房前伺候,跑這裡偷懶來瞭?”

沁如三人紛紛笑著低瞭頭去。

跟在七公主後頭的沁柔見三人神色,秒懂,隨即也偷笑著低瞭頭。

七公主卻不懂,隻以為幾人偷懶,被她逮到心虛瞭,她橫眉道:“是不是三皇兄平日把你們慣壞瞭啊,一個兩個都這麼大膽子。”

說著,她斜瞭三人一眼,邁開步子,又喊身後沁柔道:“你跟上!”

沁如三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沁柔臉色頓時漲紅。

“公主,奴婢、奴婢就不去瞭!”

七公主回身,大大瞪起眼,“什麼,你敢說不去?真是無法無天瞭!我記得你不是三皇兄的通房丫鬟啊,哪裡來的這麼大架子!”

沁柔百口莫辯,沁如三人吃吃地笑。

七公主腦子一時轉不過彎兒來,火瞭。

“竟然還笑!反瞭反瞭!沒治瞭還!都給我好好的站在這裡等著!看我不和三皇兄告你們黑狀!”

七公主氣呼呼的往臥房那邊走,昂首闊步而去。

沁柔想跟上去,又不好意思,在原地躑躅。

沁如好心的拉瞭她,免瞭她的掙紮。

“你別跟去瞭,免得一會兒七公主尷尬。”

沁柔很過意不去的道:“咱們剛剛是不是應該明白的提醒七公主?畢竟七公主還是未出閣的姑娘。”

沁蘭比較活潑,當即就道:“哎呀,七公主什麼沒見過呀!再說瞭,七公主來年便要出嫁瞭,這種事……她遲早要知道的嘛!”

說得好像很有道理,唯一一個覺得不妥的沁柔被說服瞭。

再說七公主,她腳下宛如踩瞭風火輪,嗖一下就到瞭臥房前不遠處。

然而,就在離臥房門四五步遠的這個距離內,七公主走瞭三步,便走不動瞭。

她似是聽見瞭斷斷續續的哭聲,愣瞭愣。

難道三皇兄在沒人的時候欺負蘇墨晚瞭不成?平日裡明明那麼寵著,怎麼舍得惹蘇墨晚呢!

思及此,七公主又向前大踏一步,這回聲音更清晰瞭。

不僅有哭聲,還有別的聲。

七公主沒吃過豬肉,也沒見過豬跑,但她隔墻聽過豬叫。

她臉色頓時漲紅,趕緊把剛抬起來正要邁出去的腿收瞭,迅速往後縮瞭一步。

她回頭四顧,好在沒人,趕緊憋著氣往花廳跑。

沁如四人就立在花廳等七公主。

果然沒一會兒,七公主就滿面桃色的跑回來瞭。

“你們,你們……你們這幾個不安好心的!怎麼也不提醒我一句!”

七公主又窘又尷尬。

沁如幾人連忙賠罪,又抬眸笑看,七公主受不住幾人的目光,跑回瞭客房裡。

沁柔跟瞭過去,七公主把人攆走瞭。

她脫瞭衣裳上床去。

拉瞭被子正要躺下,猛然想起上官清其也住在府裡,趕緊起身去閂門,還踩著椅子,把兩扇大窗葉也給頂上瞭。

做完瞭這些,七公主拍瞭拍手,單手掐著腰從椅子上轉身。

“你你你你……”

七公主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上官清其紅衣半敞,斜斜靠在床頭,七公主話未問完,但他知曉她意,笑著答道:“你剛剛出去的時候。”

“你是老鼠嗎!專門兒趁人不在亂鉆!”

上官清其笑道:“不然還能怎麼辦,你又是閂門又是頂窗的,我又不會遁地。”

七公主剛剛聽瞭少兒不宜的動靜,此時紅著臉攆人道:“我們還未成親呢,你不能隨便跑我房裡來!”

上官清其嘆瞭一口氣,從床上站起來。

“那我走瞭,這趟是來和你告別的,我明日就離開帝都。”

七公主心跳頓瞭一下,“明日?這麼快嗎……”

上官清其眸色幽幽。

“是啊,如果你不想留我,我這便走。”

七公主看他轉身往外,頓時急瞭道:“那那那、那你留下吧!”

本王不吃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