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我明明就打中瞭他,秦磊心頭一震,全身都在發抖。他不可思議的再次看向陸飛,就像是見到瞭鬼一樣。

一旁的大鵬也是一臉懵逼,嘴巴張成瞭大大的O形,他上下打量著陸飛,子彈呢?子彈跑哪裡去瞭?

就在這時,陸飛緩緩的抬起瞭手臂,而就在他的右手兩指間赫然夾著一個東西!

倆人定睛一看,腦袋嗡的一聲,差點炸開瞭。陸飛手中夾著不是別的東西,恰恰就是秦磊射出去的那枚子彈!

天哪!這怎麼可能?大鵬使勁的揉瞭揉眼,當他再次看向陸飛時,心底卻又是一咯噔,差點沒一下暈過去。

尼瑪,陸飛竟然真的接住瞭子彈?可人力怎麼可能接得住子彈!細思極恐!

秦磊雙腿不住打顫,大腦一片空白。再看陸飛,那眼神就像是見到瞭鬼魅。噗通一聲,一屁股坐到地上,差點沒哭出聲來,“你到底是人是鬼?子……子彈怎麼可能接得住!”

“你說呢?”陸飛唇角劃出弧度,“既然你跟我玩陰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瞭。”

“你,你想幹什麼?”看著陸飛步步緊逼,秦磊的汗毛都豎瞭起來。他不知道陸飛會對他做什麼,但他知道,肯定會是慘無人道的。

“陸少,我知道錯瞭。求求你,饒過我這一次,你要什麼我都給你。求求你瞭,我以後再也不敢瞭。”

“砰砰砰”秦磊死命的朝著地上磕頭,跪著朝陸飛爬瞭過去,“就算你不答應,我也求求你,把我送到警局,讓法律來懲罰我。”

“之前我不是說瞭嘛,我改變主意瞭。”陸飛嘻嘻一笑,“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做的錯事,付出應有的代價!”

話畢,陸飛根本沒再給秦磊求饒的機會。驀然,一道金光閃過,一根金針直刺入他的身體內,旋即轉身離開。

大鵬整個人怔在那裡,就連看到陸飛離開,也忘記跟上去。

直到陸飛轉身,看向呆若木雞的大鵬道:“你還愣著幹什麼,走呀。”

大鵬悻悻的看瞭一眼陸飛在月光下的影子,忍不出長籲一口氣,陸少果然還是個人。可作為一個人,怎麼可能這麼厲害?

“你到底走不走瞭?”陸飛不爽道。

大鵬這才回過神來,連忙道:“走,現在就走!”

“你來開車。”陸飛說完,大鵬趕緊鉆進駕駛室,對於今晚發生的一切,他一輩子都忘不瞭,簡直比愛麗絲夢遊仙境還神奇,值得銘記一生。

再看陸飛,大鵬的目光變得更加純粹,那是一種打心底的敬畏和崇拜。大鵬慶幸自己當初的選擇,與陸飛打好瞭關系,沒有見風使舵的巴結張陽父子。

大鵬如釋重負的嘆瞭口氣,他實在想象不出陸飛到底有多強,簡直就是神一樣的男人,賽車如有神助,更是凌空接住瞭子彈。光是想象,大鵬都覺得一陣熱血沸騰。就算是小說和電視裡的主角,都沒強大到這種地步。更何況,這根本就是現實!

“陸少,你就打算這樣放過秦磊?”大鵬小心翼翼的問道。

陸飛點燃一根煙,輕輕吸上一口,淡淡道:“我已經給過他教訓瞭,而且是終身教訓!”

“恩,教訓的好。”大鵬雖然看不出陸飛到底給瞭秦磊什麼教訓,但陸少說給過教訓瞭,那鐵定就是給過教訓瞭。再問下去,就顯得自己太過於愚蠢。

天色已晚,陸飛本來打算先吃頓好的再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覺,卻不曾想,這個時候,唐漫漫的電話又打瞭過來。

“喂,大小姐,有什麼指示?”陸飛斜靠在車上,懶散道。

“我就想問你一句,你是不是忘記瞭某些事?”唐漫漫沒好氣的回道。

陸飛眉頭一皺,想瞭一圈也沒想個所以然。索性直接道:“我說唐大部長,這麼拐彎抹角,不像是你的性格呀。”

“哼!口是心非的傢夥。”唐漫漫不滿的嘟囔一句,“你答應我爸什麼,難道都忘記瞭?”

陸飛一怔,可不是嘛。前兩天剛答應唐文凱,在他打黑除惡之際,做他的大後方,給唐漫漫做保鏢,力保她的安全。

“那個,今天有點忙忘瞭。”陸飛尷尬一笑,“你現在在哪裡,我這就過去接你。”

“如果綁匪綁瞭我的話,可不會告訴你,我在哪裡。自己猜去!”

說著,唐漫漫就掛瞭電話。

“我去。”陸飛一陣無語,“小樣,還想難住我。”

“大哥,我們現在去哪?”大鵬一臉茫然,這是難不住陸飛,可真是難住他瞭。

“昌海集團!”陸飛隨口道。

“好嘞。”大鵬激動的一腳油門,車子就竄瞭出去。一會功夫,轎車就停到瞭昌海集團門口。

陸飛掏出手機給唐漫漫打電話,依舊是無法接通。索性,直接撥打瞭唐漫漫辦公室的座機,片刻那邊傳來唐漫漫略有驚喜的回聲,“你怎麼知道我在辦公室?”

“還用猜嗎?”陸飛撇撇嘴,“現在昌海集團剛下班不到半個小時,以你的大小姐性格,肯委曲求全嗎?肯定要逼著我來昌海集團接你。”

“你說什麼?”一聽陸飛說她大小姐性格,唐漫漫當下不爽瞭,“我允許你再重新組織一下你的語言!”

“呼!”陸飛長嘆一口氣,“以唐漫漫小姐尊貴的萬金之軀,怎麼可以隨便離開昌海集團呢。自然需要我親自來迎接!”

“這還差不多。”唐漫漫冷哼一聲,“門口等我,我現在下樓!”

唐漫漫還真是善變,之前不是不歡迎他當保鏢?這怎麼還打電話逼著他來保駕護航?

難不成她想借機報復?想到這,陸飛忍不住腦瓜子疼!他實在想不出來,一會該怎麼跟唐漫漫解釋沙發上內衣的事。

“咳咳!”遠遠的,大鵬就聽到瞭一聲輕咳。

當看到唐漫漫走過來時,連忙解開安全帶,小跑到唐漫漫跟前鞠躬道:“嫂子好,嫂子這邊請!”

唐漫漫先是一愣,跟著一大耳刮子就扇瞭過去,“誰是你嫂子,姑奶奶還沒結婚呢!”

大鵬捂著臉,疼的也不敢吭聲。隻是悻悻的看瞭一眼車裡的陸飛。

陸飛一翻白眼,差點沒暈死過去。尼瑪,這馬屁拍的,他也要跟著遭罪瞭。

果然,唐漫漫瞄到瞭車裡的陸飛。當下怒聲道:“是不是你教他的?故意占我便宜,是不是?”

“我……”陸飛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電話就響瞭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頓時愣住瞭!

極品火爆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