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庚映柔微瞇著眼眸。

“現在還不是時候,沐雲軒將蘇紫陌保護得很好,你去瞭,也是要送死的。”

這一點,不用懷疑!

沐雲軒的力量,她是體會得到的。

“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之英看著他們將一個個城池收復,心裡慌得很。

她就怕她們哪日會突然跑到磨盤山來撒野。

其實回頭想一想,那是早晚的事情。

解咒石隻有磨盤山才會有。

磨盤山,她們是一定會來的。

“怎麼辦?”庚映柔目光森然的盯著沐雲軒他們飛去的身影。

“當然不會讓他們好過的。”庚映柔的心裡怒火中燒。

這兩個人,不達目的不擇手段。

比起狠,她要讓她們看看,誰更狠。

庚映柔木然而立,臉上神情恐怖,仿佛一條凍僵的毒蛇,內心如翻江倒海,那一份潛藏的惡毒,在此刻釋放得淋漓盡致。

庚映柔抬手,手中突然出現瞭蝰蛇銀杖。

和上次的銀杖有所不同。

這蝰蛇銀杖看著更加的詭異。

隻見她將一股黑光註入蝰蛇銀杖裡。

自身的勁氣在逐步增強,黑光的速度奔行猶如烈馬狂飆,速度驚人的飛入赤烏裡。

況且,庚映柔所用巫術,凡俗之中極為罕見,速度自然極快,令人瞠目結舌。

沐雲軒和蘇紫陌兩人一路歡快的聊著天。

突然,天空中突然出現異變,一陣黑色的暴風卷席而來,強烈的暴風就像要把世界所有的一切都給吞噬。

蘇紫陌看著這突然出現的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這突然來的黑色暴風,讓沐雲軒突然感覺到不對勁。

沐雲軒看瞭看四周,一雙濃墨般的劍眉下,黑沉的眼眸,仿佛寒潭一般深邃,透著冷冽的寒意。

“陌兒,是巫術。”

“巫術?”蘇紫陌失聲吼出來。

這麼厲害的巫術,隻有庚映柔才能使得出來。

“陌兒,你先回空間指環戒裡去。”

“雲軒,你小心一點。”

這個時候,即使在好奇,蘇紫陌也不會扯沐雲軒的後腿。

“陌兒,不用擔心。”

就在沐雲軒將蘇紫陌送入空間指環戒裡的瞬間。

狂風怒吼間,九翼的身子被卷席得轉瞭一圈。

“九翼,回去。”

沐雲軒一看,居然小看瞭這股力量。

連九翼都無法支撐。

巫術中的龍吟變結界。

沐雲軒腦海裡突然出現瞭龍吟變結界的結界圖。

庚映雪前輩給他的書中提到過。

這結界非常的恐怖!

黑色的旋風能將世間的一切撕碎吞噬。

沐雲軒理清之後,他的周身,瞬間出現瞭一道強烈的藍光。

星星點點的藍光一出現,就像一個吞噬狂魔,將那卷席而來的狂風一點點的吞噬。

頓時!

天地之間出現瞭可怕的景象。

一道道藍光和黑色的暴風相撞,瞬間被吞噬。

藍光的力量讓人無法估量。

比那毀滅天地之間的暴風驟雨還要離開。

沐雲軒在空中負手而立,那一身氣質震懾天下。

嘴角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任那星星點點的藍光去吞噬那卷席而來的黑色狂風。

冥婚,棄婦娘親之傢有三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