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起來吧,是時候去找通關令牌瞭。”墨田歆帶頭道。

“嗯。”少年們蹭的站瞭起來,跟在她身後,嚴嚴實實的怕她出什麼狀況。

被保護在中間,寸步難行,她無奈,“你們這樣,通關令牌就被人搶完瞭。”

少年們無辜的眨瞭眨眼睛,在領頭羊墨九溪的同意下,老實的站到後面去。

這樣,墨田歆就走在瞭第一個,後面跟著幾個四周警惕的少年。

走瞭很長一段路,約莫已經到瞭整個秘境的中心,路上遇到過其他學員,大都好奇的張望瞭下他們的隊伍,又小心的避開。

殺掉最後一頭三級靈獸,一塊閃著熒光的令牌飛瞭出來,墨田歆伸手接住,上面刻著華光二字,看來就是通關令牌瞭。

“太好瞭,這樣嫡女就可以晉級第二關瞭。”幾個少年由衷的開。

墨田歆感慨,把令牌放入其中一個人手中,在他們詫異的表情下微微笑道,“既然走瞭這麼遠瞭,接下來也該一起走。”

“嫡女。”收到令牌的少年受寵若驚,不知從何談起。

“即是嫡女讓你收下,你便收下吧。”墨九溪道。

這樣的女子,不怕後面還沒有令牌,她願意陪著他們一起,這份情誼他們受瞭。

總共的令牌是兩百個,現在還沒有傳音,證明還有很多,夠他們這些人全部找個瞭。

有瞭鬥志和感激的少年猶如蝗蟲過境,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不至於,人見人怕倒是真的。那些懷揣著令牌忐忑不安的人更是害怕。

墨田歆沒有搶劫的意思,在這個不公平的比試中,可以搶,她不屑。

連續三天,總共找到瞭四枚令牌,墨田歆全都給瞭少年,人手一個,現在隻剩下她和墨九溪還沒有瞭,就在這時,傳音進入秘境,傳入每個學員耳中。

“令牌還剩下十個,請抓緊時間找到令牌。”

不少人心裡咯噔,眼睛放在瞭有令牌的同伴身上。

幾千人,找瞭這麼久都沒找到剩下的令牌,隻能說明,剩下的幾個都是在高級靈獸,或者非常危險的地方,誰願意去冒風險,沒人願意,何不撿個現成,幾天前還可以安慰一下,找其他令牌,現在還不如走捷徑。

前刻還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下一秒,刀劍便插入瞭對方的胸膛。奪牌殺人,守牌殺人,屢見不鮮。

冷眼看著這一幕,墨田歆沒有任何感覺,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沒什麼真正的關心,隻有永久的利用,她不會走到那一步,她會用生命去保護真心待她的人。

幾個少年不忍的閉上眼,心泛著冷意,無法出手做些什麼,人各有命。

“走吧。”墨田歆淡淡的說道,繞開那些人走著。

即使他們有四塊令牌,也沒人敢上前來搶奪,不說幾位少年平日在學院頗有威望,就一直冒著寒氣,帶著殺氣的少女就讓他們止瞭步。

這些天,他們虐殺那些靈獸的場面,他們都是看見瞭的,那叫一個快狠準,殘忍暴力血腥

絕世煙華:傾城嫡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