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网站官网app

,最快更新数风流人物最新章节!

冯紫英是真心没想惯着谁。

又不是自己的女人或者丫头,提些无理要求还可以骄纵一下,这俏晴雯也好,爆晴雯也好,这样一副德行也是为宝玉拼了,自己何须惯着?

径直去了母亲房中,这才见到这一大家子都在,除了母亲,三个姨娘都规规矩矩的坐在下首,看到冯紫英进来,段氏立马眼圈又红了起来,站起身来,便要来拉冯紫英。

“娘,莫要如此,这还只是秋闱,一个举人而已。”见母亲和几个姨娘都开始抹眼泪,这气氛顿时一凝,冯紫英也只能陪着感慨,然后迅速拉开话题,要一直这样可受不了,本来一场大喜事,弄得却成了凄凄惨惨的忆苦思甜大会了。

“铿哥儿,说得轻巧,一个举人而已?可知道这京师城里四王八公十二侯加上这一大堆不入流的武勋里,这几十年里出过几个举人进士?”

小段氏陪着姐姐抹了一会儿眼泪,收拾起了情怀开始怼冯紫英。

“咱们冯家这是开天辟地第一遭不说,便是这周围关系相熟的各家,锦乡侯,寿山伯,景田侯,这些个家里何曾出过一个秀才?这世道变了,大周朝现在都知道是文官才是最吃香的,老爷都说咱们这些个武勋也就是挣个余荫的命,若是要想有出息,还得要去读书,……”

冯紫英只有不啃声了,这话里话外看似怼自己,其实也就是炫耀。

嗯,炫耀给谁听?无外乎就是苏谢二位姨娘和周围这一大圈子丫鬟罢了,姨娘可以这般,但对冯紫英来说却显得毫无必要了。

好说歹说才把各种感慨唏嘘情绪发泄了个够,段氏也才打算论功行赏。

这连瑞祥都得了五十两银子,那儿子好歹也得要给个安慰鼓励不是?

清纯可人大小姐户外唯美写真

“说吧,铿哥儿,要哪个?我和姨娘们身边的丫头,若是看上谁,开个口,便让她到屋里去侍候,但先说好,现在不许想那些个事儿,娘替留着,等待满了十六岁,那便由。”

母亲一开口就是来这么猛地,让冯紫英脸发烫的同时也是一头黑线,这啥时候就成了自己看上谁了?

自己何曾表露过这种意思?

搞成自己成日里就琢磨那点儿事儿一般,把自己当成啥人了?

“铿哥儿,现在也日渐大了,身边也不能只有云裳和瑞祥他们几个人了,看看那荣府的宝玉,人家屋里身边多少人?咱们也不说和别人比,但是起码也得要有个规矩模样,而且现在也是举人了,又不要那瑞祥宝祥侍候,那云裳一个人侍候上夜也不够了,……”

小段氏替自己姐姐表明了意思,现在身份不一样了,儿子是举人了,也马上就十五岁了,好歹也要把规矩兴起来,被等到儿子成年再来就不合适了。

冯紫英大略明白了。

看看人家贾府的架势派头,肯定也还是让自家老娘有些羡慕嫉妒恨,现在老爹外放了,自己中举了,日后要打交道的人家恐怕门第会越来越高,所以也得要把格局架势先做起来,别让人家笑话。

的确也是,看看人家宝玉多少丫鬟小厮,四五倍于自己,只是这等攀比在自己看来毫无意义,可对于老娘来说却不一样,或者说对于冯家来说,就不一样。

这等门第之间的差别差距就是在这平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体现出来的,人家太太出个门有多少人侍候着,人家少爷读个书,有多少小厮跟着,平素有多少人管着衣食住行,那都是要讲求专业分工的,越是分工精细,越是讲究规矩,那就说明门第越不一般。

估摸着现在老娘觉得未来家里还要有上升的势头,特别是指望着自己为家里增光添彩,所以要先把这等格局规矩先抬起来,不能让别家小瞧了冯家。

对冯紫英来说,这等做派没有价值意义,但老娘甚至老爹以及府里其他人都不会如此想,甚至外边人也不会如此想。

这年头本来就是一个趋炎附势的时代,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啥都得要把架子派头拿足,冯紫英两年前也反对家里裁汰人员就是这个道理,就是要避免被人看出冯家失势没落了。

现在其实已经不必了,老爹外放,自己中举,要说反而可以不必要那些花架子了。

可对于家里人来说,既然身份不一样了,那更得要讲究了,否则怎么能和这日常往来应酬的那些富贵人家对等?

冯家若还是一副寒酸模样,如何当得起当家男人是总兵官,儿子是举人的格局?

这屋里当大妇太太的的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想通了这一点,冯紫英也就不再多劝,劝也没用,老娘在这个关乎冯家门楣地位的问题上是断不肯有任何妥协的,只能由她去。

“娘,姨娘,这个事儿儿子自有考虑,当下有云裳一人便够了,反正我很快就要回书院读书,一切等到明年春闱之后再来说,好不好?”

冯紫英也懒得和自己老娘撕扯,先来个缓兵之计,但也是实话。

春闱只有四个月时间,其间还有一个春假,但是对于学生们来说,这春假就直接没有了,都得要在书院里过了。

“也罢,铿哥儿,娘知道素来是个有主意的,娘的话未必听得进,但是这等事情还是讲究规矩,咱们冯家现在不一样了,许多事情就得要慢慢来走上道,不能让人家轻看了,以免日后要和说门亲事,人家都要嫌我们家缺礼数没规矩了。”

这恐怕才是老娘的由衷之言。

这要为儿子考虑亲事了,要找一门好人家,那人家也得要挑冯家。

冯家现在就得要把名门望族的架子打造起来,不能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乡下来的暴发户。

这等习惯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所以得尽早开始培养。

冯紫英在母亲房中盘桓了小半个时辰才回到自己园子里,未曾想到那晴雯还真的一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对方那倔强的嘴角和坚持的表情,冯紫英也只能摇摇头。

这种事情,的确不是他好掺和的,他不可能因为一个丫头在自己面前跪了一会儿,就轻易改变自己的决定,但他也没有必要非要让对方一直跪在这里。

“云裳,去把晴雯那丫头扶起来,让她过来。”回到自己书房,冯紫英看着惴惴不安的云裳,哑然失笑:“怎么,这又不是的过错,做出这般模样干啥?”

“不是,奴婢就是觉得其实晴雯也挺可怜,她在宝二爷房里其实并不太招人喜欢,其他人也都觉得她是后来的,加上生得标致了一些,所以……”

云裳的话一下子就让冯紫英明白过来了,这丫头是觉得和晴雯有些同病相怜了,难怪这两人能走到一块儿,不过不太招人喜欢一说就有点儿不能理解了。

“其他人不喜欢没关系,只要宝玉喜欢她就行了。”冯紫英不在意的道。

“谁说宝二爷喜欢她了?她才去宝二爷屋里半年,连里屋都进不去,名义上是大丫鬟,结果呢,干得尽是小丫头的活儿,她压根儿就不想在宝二爷屋里,只是府里边老太君分派的,她也没办法。”

云裳的话让冯紫英略感吃惊,《红楼梦》书里不是说宝玉最喜欢她么?

当然,这个最喜欢用词略微夸张,喜欢也有一定程度,宝玉最喜欢的是他自己,要为晴雯去抗拒王夫人,或者对抗整个荣府,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准确的说,这宝玉还真的有点儿像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够准确细致的判断出某件事情的利弊得失,让自己可以游刃有余的权衡其中利弊,做出最佳选择。

嗯,对晴雯如此,好像对林丫头亦是如此。

当然亦可用没有血性勇气,不敢和封建家庭决裂来解释,见仁见智了。

“说宝玉不喜欢她?”冯紫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吧,她才去多久?袭人、麝月这些在宝二爷屋里呆多久了?能一样么?”云裳迟疑了一下,才咬着嘴唇道:“再说了,听说她们太太也不喜欢她这样的,……”

这又触动到了云裳的痛处,怎么这哪家太太都不喜欢这样的?

可这模样又不是自己愿意长成这样,生得俊俏了也不能自己去扮丑吧?

冯紫英见云裳脸上涌起难过的表情,心里也有些暗自喟叹,这也怨不得母亲,这谁家可能当母亲的都得要有这份心思,只能说各自站在不同角度的出发点不一样了,好在在冯府里边,自己还不至于像贾宝玉在贾府那样没有话语权。

”少爷,就可怜可怜晴雯吧,奴婢也不敢恳求爷去贾家,那也不合适,不过爷肯定能想出办法来帮晴雯度过这个难关,是不是?”云裳拉着冯紫英的胳膊,轻轻摇了摇,脸上露出祈求的神色。

冯紫英看着这张丝毫不亚于晴雯的俏脸,突然觉得这两个丫头模样虽然有差别,但是那眉宇里的倔强还真有点儿相似,嗯,让人不知不觉间,这张俏靥就走进了心里。

Previous PostNextNext Post